北京市平谷区推出性价比高的,中国植物照明工

来源:http://www.jinya-cn.com 作者:聚焦农业 人气:53 发布时间:2019-07-26
摘要:昨天,与会代表还参观了昌平第四届北京农业嘉年华、平谷区正大蛋业、顺义区国际鲜花港,纷纷为北京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点赞。 以记者所参观的植物工厂为例,在人工LED灯光的照射下

昨天,与会代表还参观了昌平第四届北京农业嘉年华、平谷区正大蛋业、顺义区国际鲜花港,纷纷为北京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点赞。

以记者所参观的植物工厂为例,在人工LED灯光的照射下,农作物可以不间断地生长、短时间内成熟、一年内多批次产出;在水肥系统的控制下,营养液和氧气可以“瞄准”植物根部输送养分;在中央监控系统的帮助下,54个人能够轻松对26000平方米的农作物进行作业,利用手机APP客户端的远程控制系统,技术人员在办公室就能对农作物进行监测控制,只需要点击手机屏幕,就能完成授粉、施肥、浇水等步骤。

“光照的确占了植物工厂能耗的相当部分,为了节约这部分能源,我们一直在研究LED植物光效照明技术。”陕西西安旭田光电植物工厂负责人王琦介绍说,通过对光的波长、光质比、光合光子通量等的研究,找到适合不同植物品种、不同生长期的最佳照明光谱,可以实现高效利用“每一束光”。

姚旭说,在中央监控系统的帮助下,整个植物工厂里仅50余名工人,每年可种出300多万公斤果蔬。有代表感慨说,在大都市农业用工日益严峻时,植物工厂的模式也许是解决用工难的一把钥匙。

也有人认为,工厂里的蔬菜“口感不如自然生长的蔬菜”。王海波对此表示,在植物工厂里培植的作物营养全都依靠外来的添加物,并且生长时间短,因此可能在口感方面与自然生长的作物有所不同,但在营养价值上没有差别。同时,技术人员可以通过对营养液成分比例的调整,对产品的口感进行调整和改良。

这些蔬菜可不是在菜农的田地里采摘的,而是来自电子巨头东芝在一家经改造的工厂——横须贺东芝无尘室农场里生产的最新产品。近年来,日本电子界吹起了一股新风,不仅东芝,富士通、松下、夏普等巨头也纷纷将闲置的工厂改装为高科技温室大棚,种植无菌蔬菜,电子工程师也随之摇身一变,成为新时代“农夫”。

蔬菜树、生态墙、种植车间、数据系统……当传统农场演变成现代化农厂,全新的农业生产模式让人惊叹。昨天,全国都市现代农业现场交流会参会代表,走进京郊都市农业园区、企业参观,纷纷感叹神奇科技带给都市现代农业的改变。

植物工厂的生产技术率先在日本、以色列、丹麦等土地资源紧张的国家成型,其运作模式已经成熟。近几年,我国才逐渐建设植物工厂,并不断推进本土化技术。不过,姚旭坦言,建造植物工厂目前还有3大难题,一是投入成本高,二是运营成本高,三是科技转化率低。以浙江大学在浙江省长兴县建立的植物工厂为例,800平方米的实验空间,前期投入高达上千万元,项目运行后每月仅使用电灯及空调所产生的电费开支也有二三十万元。同时,科技转化的周期也较长。据了解,农众物联经过3年平均19代的人工驯化,才培养出产品百余种。

农民常说,植物生长离不开土地。事实上,植物生长真正离不开的并非土地,而是土壤中的养料。在植物工厂里,农作物种植在营养液或者砾石、蛭石、椰糠、秸秆等做成的基质材料里。植物生长所需养分由调配好的营养液补给,食品安全变得更可控,同时还避免了重茬,节约了土地。

“LED灯光下,农作物可不间断生长、一年内多批次产出。”两名代表一边走一边交流着。其中一名把手机拍到的画面,及时分享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另一名则对工厂的物联网技术比较感兴趣,“坐在办公室就能对农作物进行监测控制,点点手机屏幕,就能完成授粉、施肥、浇水等步骤,农业就再也不是啥苦累差事了。”

在北京市平谷区的农众物联植物工厂的二层,记者看到,香椿、车前草、乌塌菜等一排排山野菜生长在“车间”的“流水线”上,它们的根须或浸润于营养液中,或种植在基质中,完全脱离土壤,叶片在LED灯光的照射下蓬勃生长;在一层,一列列的生长架上培育着姬松茸、榆黄菇、虫草花等食用菌类。项目负责人姚旭表示,这是利用不同作物所需的生长环境各异而采取的综合式、互补式的农业生产方式。

横须贺东芝无尘室农场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由原来的软盘工厂内的四层建筑改建而成,占地面积近1969平方米。培育的绿叶蔬菜有散叶生菜、玻璃生菜、直立生菜、瑞士甜菜、雪菜、菠菜、芝麻菜等。

4月27日至28日,全国都市现代农业现场交流会在本市召开,31个省市、自治区及45个大中城市的与会代表参会,就都市现代农业发展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产品花样多

农众物联植物工厂在设计上采用依托食用菌、绿叶菜、茄果类蔬菜等所需条件的有效循环:使用食用菌吸收氧气释放二氧化碳并使室内温湿度增加的条件,协调互补绿叶菜、茄果类蔬菜的自然生长;再由绿叶菜、茄果类蔬菜吸收二氧化碳并降低室内温湿度,协调食用菌的正常生长。另外,利用食用菌在不同过程中所代谢的无机营养物质对蔬菜生长进行补充,用蔬菜生长过程中淘汰的部分有机物质对食用菌生产进行补充,大幅度降低运营过程中的能耗、物料消耗,使植物工厂进入一种综合态、互补式生产模式中。

一走进平谷区马坊镇农众物联植物工厂,代表们纷纷拿出手机,开启随手拍模式。在这个现代化植物工厂里,传统种植模式全被颠覆,科技的力量让昔日单一注重生产的农业,显现出高端、智慧、生态、环保等形态。在这栋3层楼中,菌类、药食同源蔬菜和果蔬分别“住”在一二三层。其中,一层种植车间,一列列的生长架上培育着姬松茸、榆黄菇等食用菌。二层车间的流水线上,金线莲、铁皮石斛、乌塌菜等药食同源蔬菜排排生长。它们的根须或浸润于营养液中,或种植在基质中,完全脱离了土壤,叶片在LED灯光的照射下蓬勃生长。2.6万平方米的植物工厂里,只偶见一两名工人在作业。植物工厂负责人姚旭说,植物工厂就是工厂化的植物生产,像在工厂里批量化生产产品一样种植农作物,实现标准化种植工序,一年四季连续不断链。

光照、温度、水分、肥料……在植物工厂里,这一切可以完全交给计算机系统——利用信息化技术打造的农业物联网,将物联网系统的温度、湿度、PH值、光照等多种传感器设备集成,实时监测环境中物理量参数。

降成本,先进设备也需本土化

蔬菜谁在种

专家声音

不过我们看到,植物工厂里的产品种类也是丰富多样。据姚旭介绍,农众物联目前生产的作物包括食用菌类、绿叶类、茄果类、药材类和花卉类5大品种,满负荷运转下,预计年产蔬菜瓜果约700万公斤。

植物工厂采用了温湿光的自动化补偿,互联网的智能化控制,有效降低成本,提高了效率,特别是中国本土化的山野菜和食用菌实现了生产,效益也是比较好的,在设施农业方面找出了一条新路。

你可千万别小瞧植物工厂,认为它们的产品只有农作物。实际上,植物工厂的“产品”还包括向企业、农户提供技术服务,建设生产设施,打造企业加农户的经营模式,将信息技术向农业生产推广。除此之外,针对都市人群希望拥有自家“菜园子”的需求,不少植物工厂都纷纷推出性价比高的“家庭农场设备”,农众物联的一款“阳台农场”产品甚至不足万元。

——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贺超兴

“通俗来讲,植物工厂就是工厂化的植物生产,像在工厂里批量化生产产品一样种植农作物”,河北省农林科学院副院长王海波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植物工厂特点是标准化的种植工序、不间断的生长时间、不受限的生长季节。

植物工厂就是把这些内外部的先进技术集合起来,为植物提供最适宜的生长环境。然而,现在还不能实现完全脱离自然环境,植物工厂与自然环境最大的不同是,需要通过把电能转化为光能、热能等,而电能是需要由燃煤、水流等提供的热能或动能转化而来的,这些都是大自然的能量。如何在实现人工智能控制环境的基础上,降低能耗,真正实现植物工厂的绿色节能,仍是重要的研究方向。

即将于今年4月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全国都市现代农业现场交流会上,植物工厂也将作为重点观摩对象被推介给广大市民。值得一提的是,本届现场会的参观点选择上,农业部提出要“体现科技创新、体现农业信息化、体现农业品牌发展战略”。显然,植物工厂可以集中地体现这些。

案例二 无尘室农场:无菌蔬菜做成1周沙拉

种种看,把植物工厂带回家

天气寒冷会影响蔬菜生产,让市民可挑选的蔬菜越来越少,怎样解决气候原因导致蔬菜减少的问题呢?近日笔者走访了江西省科学院生物资源研究所,该所工作人员告诉笔者,LED光源蔬菜可以解决这一难题。

我国植物工厂的发展起步相对较晚,与国际上相比还有差距。我国植物工厂规模小,单品规模小,处于示范型、展示型阶段的比较多。

植物的生长离不开光照、水分、养料、适宜的温度等。作为植物生长的车间,植物工厂本质上是对这些要素的集成控制。

去年12月下旬,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发布的空气质量指数显示,11天里有9天为污染天气,其中中度以上的严重污染和重度污染就占到了8天。受雾霾天气影响,昌平区温室大棚光照普遍不足,草莓生长发育受寡照影响,上市时间比原计划推迟了半个月左右。

案例一 LED蔬菜工厂:恶劣气候也能产出优质菜

农众物联占地不足10亩的植物工厂,共有上下三层,一层栽培高端食用菌,二层种植山野菜,三层则主要种植茄果类蔬菜。满负荷运转下,能年产蔬菌茄果700万公斤。去年11月,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市长王安顺到农众物联植物工厂调研时,对植物工厂在节水节能、高效利用土地方面给予充分肯定。

本文由6165com澳门老金沙发布于聚焦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市平谷区推出性价比高的,中国植物照明工

关键词: 金沙澳门总站

最火资讯